【SD】试睡员的日常?

送给C小天使 @腎上腺素_ 和二爷的生贺……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的me……_(:з」∠)_留个2B的底

CP:SD

Rating:PG

Warning: OOC/裹脚布/常识被吃/抽风与狗血齐飞/可能含有引起人不适的血腥恐怖描写

试睡员的日常?

 

“Hey, Sam! Look at this!!这个比床还要大的按摩浴缸!!Wow……”全透明玻璃墙的浴室里时不时传出Dean兴奋的叫声。

 

Sam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紧了紧握着EMF的手,继续蹲在床沿一寸寸仔细地探测着地毯。

 

“Sam!!快看我发现了什么!!”Dean一下子从浴室蹦跶出来冲到了Sam身后。

 

“嗯?”Sam一转头,一个粉红色的泡泡浴起泡球就顶在了他的鼻子上。

 

“Hey, Sammy girl,不想来次粉红的泡泡浴么?”Dean调皮地眨了眨比平时还亮的眼睛,故意压低了声线问道。

 

“Dean!!”Sam终于忍无可忍地摆出了第7号bitch face,紧抿起薄唇,嫌弃地看着自己超龄儿童的熊哥哥。

 

“啧,”Dean撇了撇嘴,“Sam,你知道现在你眉心的那三条wifi信号杆都能夹死苍蝇了么!”

 

不等Sam回嘴,Dean又转身把自己重重地砸进了柔软的双人床。 “该死的,Sam,之前我可从来不知道试睡员是一个这么棒的工作!!”Dean边嘟囔边翻了个身用脸颊蹭了蹭蓬松的鹅毛枕感叹道。

 

是的,试睡员,棒透了的试睡员……

 

要知道在刚打开酒店套房房门的一瞬间,两位新上任的试睡员先生就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如果他们是真正的试睡员的话,能给这家酒店做出的最中肯的评价估计也只有满屏幕的……“炮房”两个字儿。

 

完全的夜店风,昏黄暧昧的桃红色灯光,暗红色的巨大双人床,还有那个让人移不开视线的画龙点睛的全透明玻璃浴室房,无一不在向住客发送着“不来一炮么”这样的潜台词……

 

 

--一天前—

 

 

 “Dean看看这个,应该是我们的活。”

 

“嗯?W784T[1]酒店灵异事件?妙龄女学生溺毙酒店顶楼的水箱[2]?噫……然后酒店的住客喝了20多天的尸水?”Dean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

 

“有住客反映看到水龙头流出的水一瞬间变成黑色接着又马上恢复。而且陈尸的水箱的开口只有12英寸,一个22岁的女孩根本不可能钻得进去,尸体被发现的时候也没有漂浮在水面上,而是头下脚上的沉在池底。加上警方放出的电梯的监控视频,那个女孩甚至做出了很多正常人不能完成的诡异的扭臂动作,但是监控画面里,除了她并没有别人……”

 

“等等……”Dean若有所思地打断了Sam,“这个W784T的前身是那个传说中的‘恶魔门徒’[3]住过的Licec[4]酒店?”

 

“嗯是的…”

 

“啊哈,莉兹·玻顿[5]之后是拉米雷斯[6]么?Sam你对连环杀手真的有独特的偏好。”Dean挑了挑眉,对Sam露出了一个“没事,伙计我懂你”的表情。

 

“……”

 

“好啦,走吧,Agent Wesson。”拍了拍弟弟的肩膀,Dean转身准备去收拾家伙。

 

“不,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十九个小时后,一架黑色的Impala67停在了W784T酒店门口,却迟迟没有人下车。

 

“Hey,这不公平!三局两胜!”

 

“得了,我们都知道你会出什么! Mrs. Eyre。”

 

在门童正要上前的时候,一对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男士刷着惊人地同步率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同时整了整领子进入酒店大堂,那股浑然天成的霸道总裁的王霸之气,让前台的金发美女咽了咽口水,自动在脑内给走向自己的两人配上了五十度灰的伴奏。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哦,我们是网上中了大奖的试睡员Jay Rochester”Sam比了比自己,转头看向Dean。

 

Dean狠狠瞪了Sam一眼,不情不愿地自我介绍:“ Jen Eyre[7]。”

 

好极了,我现在叫简·爱了!!

 

看到前台有些不自然的表情,Dean马上补充道:“Jen是Jensen的缩写!”接着愤愤不平地抓了一把放在前台零食碗里的糖果吃了起来。

 

“呃……”说好的霸道总裁呢?!这饥饿的穷酸小松鼠style是个怎么回事儿?!前台的美女觉得自己的迷妹少女心受到了红果果的欺骗,“嗯……二位在网上登记的信息是……情侣?”呵呵这下总裁没有了艳遇也拜拜了……基佬你好基佬再见。

 

Dean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Sam,两人开始了并不友善的眼神交流。

 

认真的?!除了这一对该死的名著情侣名,现在我们还真是“情侣”了?!

 

Hey,要怪就怪取这名字的那对中奖的情侣试睡员好么!

 

“这是二位的房卡。”注意到眼前的两人已经旁若无人地开始眉来眼去,前台的妹子有点心累。

 

“咳咳……我们看到新闻,你们这家酒店之前好像发生了一些怪事?”Sam转向前台,一本正经地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前台立刻警觉起来,“有关事件已经交给FBI负责调查了……”

 

“这些我们当然不会写进评论里,只是好奇罢了……”

 

 

 

完成了整个房间的探测,Sam一扭头,发现Dean还趴在主卧的那张双人床上,尽职地完成着他试睡员的工作。原来连床角的边线都规整地对齐,铺着刺绣床旗的大床已经被Dean滚得“破了相”,床单被套全都皱成一团。

 

Sam本想提醒Dean两人来此的目的,但看着放松下来的Dean,背脊和臀部拉出的那道诱人的曲线,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有些宠溺的笑容。

 

“这个记忆海绵,它记得我!”在地堡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大床时,Dean那得意的小眼神又浮现在Sam眼前,就像一只找到了最喜欢的榛子的小松鼠那样满足。

 

Sam从来没有告诉Dean,其实他很喜欢看到Dean那些调皮而又搞怪的表情,其实每当他摆出Bitch face的时候,他的心总被一股又酸又暖的情绪包裹着——仿佛那一刻,时光倒流,岁月在他哥哥眼角和心上留下的痕迹都被轻轻地抚平,就仿佛……他的哥哥从来没有受过任何的苦。

 

不知从何时起,Dean养成了趴睡的习惯,也许自他们小时候在租来的房子里一夜夜盼着John回来,或者更早以前就是这样,只因为这样能方便Dean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就能从枕头下掏出他的colt保护自己。

 

在那之前两人住的都是最便宜的汽车旅馆,那些散发着腐朽气味,硬得像棺材板一样的床已经成了他们生活的常量,每次躺上去都会发出吱呀的声响,像是下一秒就要散架一样。除了Impala,他们之前从来没有一个可以承载彼此记忆或是可以摆放家人照片的家。即使隐藏得很好,但Sam知道Dean一直是他们中那个更憧憬Apple-pie-life的,所以他才会在跳入Lucifer的牢笼之前,逼着Dean去争取去过一次他为了家族事业所放弃的生活。

 

当Sam回过神才发现Dean不知何时已经趴着睡了过去,Sam轻手轻脚地帮他脱掉鞋子,盖上被子。

 

连续开了19个小时车的爱逞强的家伙确实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睡梦中的Dean砸吧了一下嘴,忽然觉得有股温热的气息拂过自己的脸颊,接着似乎有什么微凉又柔软的触感覆上了自己的双唇,轻得就像羽毛一般。Dean吃了一惊把手伸向枕头下的同时,一下子睁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

 

没有摸到枕头下的枪,让Dean皱了皱眉,绷紧了身体看着眼前有些眼熟的背光剪影。

 

“Sammy?”Dean用刚睡醒还有些低哑的声音问道。

 

“……Dean,是我。”不知为何Dean觉得眼前呆呆站着的弟弟有些手足无措。

 

“现在几点了?”Dean放松下来,挠了挠自己暗金色的短发,若有所思地垂下眼帘。

 

“晚上七点了……我想该叫你起来吃晚饭了。”

 

“哦天哪,Sam你就这样让你老哥睡了7个多小时?!甚至错过了午餐?!”

 

“显而易见,这张床的睡眠体验还是不错的……”

 

就在这时房间的灯忽然闪了两下,接着整间套房陷入一片漆黑之中,房间里的气温也骤然下降。Dean和Sam在黑暗中对视一眼,就扑向床边的行李。

 

一手握着手电筒,一手举着盐枪,两人背靠着背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啪地一声,正对大床的70K彩电屏幕亮了起来,跳动不止的雪花屏隐隐约约现出一个人头的形状,伴随着屏幕的抖动扯出狰狞的笑脸,自动开启的音响也跟着发出沙沙的响声,时不时夹杂几声“嘻嘻嘻”的尖利笑声,房间里的家具也像有了生命一样开始挪动起来,向兄弟俩靠过来。

 

“这家伙可真是太烦人了。”Dean有些嫌弃地翻了个白眼,“你之前用EMF检查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反应么?”

 

“没有……我试了整层和顶楼都没有反应……”Sam皱紧了眉头,看了一眼门口不知何时被擦出一个切口的盐线。

 

“你说试睡员的破坏赔偿能有折扣么?”话音未落,Dean已经一枪打爆了最新款的液晶电视。

 

世界终于清静了。

 

 “Dean,之前我们在前台并没有问出什么线索,我下午查询了这间酒店从1962年到现在所有上过新闻的命案……但是……”

 

“Help!!!!!”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女性的尖叫声。

 

“哦槽这家酒店的隔音真是好极了!”两人边吐槽边冲出房门摸索着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漆黑的走廊里只有墙角的几盏应急指示灯发出森森的绿光,所有其他的房门都紧闭着,除了女人的呼救声,静得连兄弟两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仿佛整层只剩下尖叫着的女人和兄弟俩。

 

循着尖利的惨叫声,他们找到了拐角尽头的深色卷发的女性。她正被一个黑影拽着双脚拖向前面的电梯,她拼命尖叫着想要摆脱,但却只能在地毯上留下几道深深的指甲的痕迹,而因为背光,他们看不清那个黑影的脸。

 

Sam给了那个黑影一发盐弹,但是黑影只是闪了闪继续拖拽着那个女人,眼看那个女人就要被拽进电梯里。

 

“Dean! Wait!!!”不等Sam提醒在这漆黑一片的酒店唯一亮着的电梯有多么诡异,以及遇到灵异事件别坐电梯的抓鬼ABC,Dean已经先一步冲向了电梯,“Shit!”Sam骂了一句也跟了上去。

 

 

 

“SOB!”Dean踹了一脚关得严严实实的电梯门。

 

就在兄弟两人一前一后奔进电梯想救人的那一瞬间,眼前的女人和黑影一下都消失了,电梯门嗙一声重重地合上,电梯里原来暖黄色的灯光也变成了渗人的血红色。

 

“Dean……”看着眼前暴躁小松鼠一样绕圈踱步的哥哥,Sam无奈地苦笑了一下,“Dean,你绕得我眼晕。”

 

“闭嘴!如果你这家伙不跟着一头扎进来,现在也许还能想办法把我弄出去!”

 

“……”Sam微抬下巴,倔强地与 Dean对视——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

 

你知道我永远不会留你一个人……

 

“……该死的,”Dean咬了咬下唇,猛地移开视线,仿佛慢一点就会被灼伤似的, “我们再撬一次电梯门!”

 

“Dean,刚才已经试了五遍了……除了电梯门,电梯顶也被换成了一层厚厚的水泥……手机也没有一点信号……你先坐下,节省一点氧气好么。”

 

“哼。”Dean有些赌气地坐到了Sam身边。

 

“Dean,我觉得这次的事件特别奇怪。”

 

“哦,听说我们的活就是这些特别奇怪的事儿?”

 

“不,我是说我之前查过所有在这家酒店死亡的人,当然是所有上过新闻的那些,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是火化的,本来不该有这样的怨灵……”

 

“就是说我们这次要在一座14层的大楼里找一个可能附身着恶灵的小玩意么?Awesome!”

 

“或者是有什么漏网之鱼其他我没能查到的死者?而且你不觉得奇怪么,这次那些‘恶灵’只是困住我们而不是像往常那样把我们扔来扔去?”

 

“……”Dean的眼神忽然变得深沉,似乎在思考什么。

 

“或者这不是因为恶灵……”Sam忽然顿住,有些惊恐地和同样惊诧的Dean对视了一眼——他们都听到了轿厢壁和梯井摩擦的尖利响声,感觉到了那股电梯轿厢骤然下坠的超重感。

 

“WTF?!”Dean跳起来按下了除了14层以外的所有楼层,试图减缓电梯的下坠速度。

 

然而电梯依旧在加速下坠着,才被按亮的楼层的按钮像催命的倒计时一般飞快地渐次暗掉。

 

Sam扑过去死死地用身体把Dean固定在轿厢墙壁上,用手护着Dean的头。

 

“Sam?!What are you doing?!”Dean想推开Sam,让他靠墙站好,好缓冲一点下坠对脊椎的伤害,而不是像这样扑在自己身上!

 

Sam只是又一次倔强地抿紧了薄唇,一动不动地护着自己的哥哥。

 

哐的一声巨响,电梯被迫止住了下坠的势头,巨大的冲力让Sam呕出一口血,昏了过去。

 

“Sammy!?Sammy?!”耳边急促而又熟悉的声音渐渐把他拖出迷蒙的混沌。

 

“Dean?”Sam微微睁开双眼,哑着喉咙回道,火辣辣的疼痛随着呼吸来回拉扯着他的胸口,轿厢的底部因为撞击崩裂的碎片划伤了他的手臂和后背。

 

“Thanks god!你终于醒了……哪里疼么?”

 

Sam发现自己正枕着Dean的大腿, 他们靠得那么近,即使在漆黑一片的电梯里,他也能看清自家哥哥那双翠绿眼睛里满满盛着的关心担心还有一抹隐隐的自责。 

 

“I, I’m good……Are you OK?”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再敢那么做一次!我一定把你揍得……”Dean用他自认为最恶狠狠的语气粗声粗气地警告着Sam,然后又俯下身摸索着检查了一遍Sam的伤势,不自觉地放柔声音,“能起身么伙计?”

 

“我想没问题。”Sam咬了咬牙直起身体,在Dean的搀扶下靠着轿厢坐好。

 

“我们得从这鬼地方出去。”Dean皱紧了眉头,开始转身再次尝试掰开因为撞击有了一丝扭曲的电梯门。没想到原来两人合力都纹丝不动的电梯门,这次竟然真的慢慢地被打开了……

 

电梯骤停时并没有地对准楼层的地板,而是停在某两层的中间,只留出了一道并不宽阔的缝隙,要想离开就不得不爬上门前堵着的接近五英尺的高台。

 

Dean凑近门边抬头往外看去,一下瞪大了眼睛,倒抽了一口冷气,“U must be Kidding me……”

 

“Dean? What’s wrong?”注意到Dean的不对劲,Sam扶着墙面,踉跄地跟了过去。

 

在看清了电梯外的情景时,Sam也露出了和Dean一样的神情——

 

依旧阴森的绿光照射着正对电梯的楼层数字,依旧是他们下坠之前的……14楼!

 

“……看来拉米雷斯是真的舍不得我们呢。”Dean歪了歪头,“让我们上去看看。”

 

说着就撑着门前堵着的台子,翻了上去,“来,Sam把手给我,”Dean刚爬上去就马上回头想把Sam拉上去。

 

“Dean……我可以自己上去……嘶……”

 

“闭嘴!把手给我!你这娘唧唧的大脚怪!!”

 

Dean的手刚刚抓紧Sam的手臂,就看到Sam睁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他的身后,“Dean!后面!!”

 

“?”被Sam的情绪感染,Dean有些紧张地回过头,身后却什么也没有,Dean暗暗松了口气,回头看着Sam,“伙计,我得说这一点也不好笑!”

 

Sam一言不发,只是屏住呼吸看着Dean头上的位置。

 

滴答滴答

 

Dean感觉到有什么粘腻的带着血腥味的液体落在了他裸露出来的脖子上和身边的地面上……

 

紧接着眼前出现了快要贴上他鼻子的一张披着长发的血淋淋的人脸!

 

“WTF?!”

 

在Dean有所动作之前,Sam已经先一步用另一只手里已经弯了枪筒的散弹枪砸向那个人头。“Dean!!Run!!”

 

血淋淋的人头消失在Dean眼前,两人警惕地望向四周,Dean更用力地想要尽快把Sam拽上去……

 

“Dean!”伴随着Sam一声短促的高八度的尖叫,Dean感到拽着Sam的手臂一重,力道之大险些把他的手拉脱臼,往下一看,发现电梯的底部,不见了。Sam另一只手里的盐枪也咣当咣当地掉进了黑暗幽深的梯井,而现在Sam就靠他的那只手臂支撑着才没有遭遇和那把枪一样的命运。

 

Dean咬紧了牙使出吃奶的劲,拼命拉着Sam的胳膊。 Sam发现自己又一次呵出了白色雾气的同时,周围的温度变得更冷,黑影又出现在Dean身后,嘻嘻嘻地奸笑着,开始一下一下狠狠地踹着Dean的后背和他的头。

 

“Dean,放手!”

 

而Dean只是咬紧嘴唇,不肯泄露一丁点的痛呼或是呻吟,更紧地拽着Sam的胳膊不放。

 

感受到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脸颊上,Sam开始更激烈地挣扎起来,用另一只手掰着Dean牢牢抓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带着哭腔恳求着,“Dean,放手,求你……”

 

“Fuck U!Sam,如果你想我和你一起掉下去,你就继续乱动!!我TMD告诉你,要我放手,我只可能放开这只手!” Dean边吼边扭头比了比他那只正扣着电梯顶,防止自己被Sam带下去的那只手。

 

Sam怔了一下,狠狠咬住下唇,撇过头,不再去看自己那顽固的哥哥。然而Dean的闷哼,却锤子一样砸在自己的心上。

 

Sam忽然想起了什么,开始瞪大了眼睛在电梯井里观察起来,很快他在梯井右侧发现了一条缝隙,里面似乎放着什么白色的东西,Sam的眼睛一亮,用一只手摸索着上衣,艰难地掏出打火机点亮塞进了那个缝隙里。

 

震耳欲聋的一男一女的凄厉惨叫声兀自响起,酒店走廊的顶灯尽数崩裂,整层楼都在激烈地晃动着,持续了好一会才停下。不知何时,Dean身后的黑影已经不见了,两人一起用力,终于让Sam爬上了14楼的地面。

 

好半天两人都脱力地瘫倒在地。

 

“Dean,Are U OK?”

 

“I’m awesome……”

 

Sam用力支起身体,看向趴卧着的哥哥,斑驳的血痕像血色的蛛网一样罩住了Dean的后背,透过破碎的外衣,隐隐可以看到几道划得极深的口子,紫青的伤口的皮肉外翻,往外渗着血。血红的颜色像无数根尖刺,把Sam的双眼和心都戳得千疮百孔。

 

“Dean?!”

 

Sam一下子蹦起来,小心地避开Dean后背的伤让Dean靠在自己怀里,慌乱地在身上找着手机,可却遍寻不到,而Dean的手机已经在刚才的打斗中早被踩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Sam咬咬牙把Dean的手臂环过自己的肩膀,要先找个地方给Dean紧急处理下伤口,最终他们来到了离电梯不远处的杂物间。

 

Sam轻手轻脚地脱下Dean的上衣,找出两条干净的毛巾小心地擦拭着Dean背后的血污。

 

“话说刚才是怎么回事儿?”脸色有些苍白的Dean微微皱眉,任由Sam动作,闭着眼睛问。

 

“除了拉米雷斯,这家酒店还曾在1964年入住过一个连环杀手Jack Unterweger[8],专门喜欢把应召女叫上门虐待杀害,到后来他甚至在房间里奸杀了酒店的一位女员工。比较奇怪的是警方一直没能找到那位女员工和Jack的……左手小指头,而Jack最后被发现的地方就是电梯间。”

 

“所以……他特地爬上电梯轿厢就为了把自己和那个女人的手指藏在梯井里?”

Dean撇了撇嘴——变态的世界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介于Jack已经自杀身亡,没有人能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真没想到竟然能找到那个骨头……我们的运气还真好……甚至有些好得太不科学了……”

 

“我们遇到的不科学的事儿还少么?”Dean的声音变得有些模糊,“Sammy……我困了,晚饭的时候再叫我起来……”

 

“Dean?!”Sam立刻紧张起来,凑近Dean的脸查看他的情况,在发现他是因为失血过多昏过去的时候,稍稍松了口气,可胸口却依旧压着块石头般闷地发疼。

 

 

“Dean……”看着Dean没有一丝血色的干裂破皮的双唇,Sam忍不住又一次在Dean不知道的时候,吻了上去,轻轻地吮吸着,希望能帮它们稍稍恢复一点往日娇嫩的粉色……

 

几乎是虔诚地吻了一会,Sam才依依不舍地睁开眼睛,退开一些。

 

可就在他睁眼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哥哥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此刻正瞪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一般地看着自己。

 

“你在做什么?!Sam?!你怎么敢?!”Dean的脸变得更加苍白,用他现在能发出的最大音量有些歇斯底里地冲Sam吼着,一把推开Sam,“你这个疯子!你这个怪物!!离我远点!我早该知道你身体里的那些恶魔血最终会让你堕落到地狱里去的!!”

 

“Dean……”Sam扑上去不顾Dean的挣扎,微微颤抖着搂过Dean的肩膀,带着哭腔恳求着,“即使只在这里,即使只有这一次……求你……不要拒绝我……不要厌恶我……” 

 

 

“该死的!Sam!!离开那个冒牌货!”杂物间的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踹开。

 

“Dean?!”Sam转头看向门边的Dean,又看了看他怀里的那个Dean。

 

“你这笨蛋,你知道那不是我吧?!你这家伙快给我醒过来!!!现在!马上!跟我回去!!”

 

 

当天晚上Dean是被饿醒的,醒来的时候,他发现房间里漆黑一片,Sam也不知上哪儿去了,他不知给Sam打了多少个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最后他冲出门,慌慌张张地找遍了整层楼,终于在那间杂物间找到了昏迷的Sam,并且发现了杂物间里藏着的一个巫术袋。烧掉巫术袋之后,他把Sam驮到了房间,可两个小时过去了,Sam依旧持续着高热,怎么也叫不醒——是什么让Sam无法醒来?

 

Dean只好喝下令人作呕的非洲眠草汁,进到了Sam的梦里。经过了梦里的一片狼藉的酒店走廊,在杂物间外,他听到了Sam和另外一个自己,Sam脑中的那个Dean的对话……

 

那一刻,他简直要气炸了,那个该死的“自己”竟然敢对Sam说出那样的话!!准确地说他更气的是Sam竟然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那么看他的!!这个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笨蛋!!他不愿意承认,最让他心疼的是梦里自己弟弟那卑微隐忍的哀求——就像明知是个梦却依然宁愿深陷其中……

 

 

 

两人一起从那张双人床上醒来,Dean看着一醒来就沮丧地缩到床角,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的Sam……Oh,come on!他是觉得这样就能把他那六尺六寸的块头给隐藏起来是么?!Dean无力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清了清喉咙,试着主动开启一段自己不太擅长的兄弟清肠,“那个……你知道我永远不会对你说出那样的话,是么?”

 

“我,我知道……”Sam像是被吓到,惊慌地抬头看了Dean一眼很快又有些消沉地垂下了头。

 

“……你已经察觉了自己是在做梦?”却还是不肯醒来?

 

“我很抱歉……Dean,我……”垂下的刘海遮住了Sam的表情,只是放在大腿旁的手不自觉地用力绞紧了裤腿。

 

Dean皱紧了眉头,同样紧了紧自己的膝盖上的手,最终释然地扯出一抹浅浅的笑。他舔了舔下唇,走到Sam身边,俯在Sam耳边快速地说,“也许,我是说也许作为一个试睡员,一会你会愿意和我一起试试这双人床的结实程度?”

 

曾经的斯坦福高材生用了三分钟才消化了自己哥哥刚才的话。虽然Dean一说完就一溜烟窜进了全透明的浴室,但是Sam还是看清了自己哥哥那红透了的耳尖。

 

……这个专注把他惯坏三十年的笨蛋哥哥……

 

Sam觉得自己的心再次被那种相似可又有些微不同的又酸又暖的感觉温柔地包裹着,眼眶也酸得发疼。

 

Dean紧致诱人的背脊曲线和挺翘浑圆的臀部在氤氲的水气中若隐若现,飞溅的水珠像柔美的珍珠滑过Dean扇子一般的浓密睫毛,撞碎在他花瓣一般娇艳的丰满嘴唇上……

 

Sam咽了咽口水,走向浴室——也许在检验双人床之前,他们可以一起先尽职尽责地体验一下那个比床还大的按摩浴缸?

 

-Fin-

 

 

注1:感受到窝对每日一鬼的W784T制作组的爱了么~XD

注2:此处借用了2013年的蓝可儿事件。加拿大华裔女大学生蓝可儿2013年1月31日失踪,在当年的2月19日被发现溺毙在洛杉矶Cecil酒店顶楼的水箱中。关于她离世的真正原因,至今仍是未解之谜。愿逝者安息。有兴趣的孩子可以百度之。

注3&4&6:Licec=逆序的Cecil酒店。恶魔门徒是全球十大连环杀手之一的Richard LeyvaRamirez(理查德·雷瓦·拉米雷斯)的绰号。他曾在短短5个月内,残忍屠杀了14个人,受害人包括6岁女童到69岁老人,他在杀人期间住在Cecil酒店的14层。有兴趣的孩子可以百度之。

注5:SPN S11曾经出现过的丽兹玻顿早餐旅馆。

注7:Jane Eyre简爱,Jen实际上也可以是Jane的缩写,三米化名的姓是原著中的男主角。

注8: Jack Unterweger也是真实存在的,他入住Cecil酒店期间,引诱数位妓女爬窗进入他的房间把她们杀害。而Cecil酒店也确实发生过一起至今仍未破获的奸杀案,很多住客反映入住该房间发生过鬼压床和家具自己移动的情况。感觉光是这家酒店的怪就够兄弟俩杀一季了……此处的故事是已经不知道怎么写的作者瞎掰的。

评论(5)
热度(54)
  1. 腎上腺素_2B222.2 转载了此文字
    生賀大感謝!有點小恐怖的一篇呢(⊙x⊙;)

© 2B222.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