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JA]Trick? Treat!

不知不觉万圣节也过去半个月了,超迷你小甜饼一发,虽然有些过期,祝小A(窝不知道她有没有lo) 生日快乐~~=3=

请叫窝万刀丛中一点甜~XDD(你滚)


[JPJA]Trick? Treat!

 

CP: Jared/Jensen (SPN开拍同居时期)

Rating: Gen

Warning: 齁死你/渣文笔有/ OOC

 

“Trick or treat?”

 

Oh, come on!你才三岁么?Jensen绝望地摆出了第七号生无可恋脸,并再次深切地体会到了家有熊孩子的父母的心情。

 

可眼前的熊孩子依旧不依不饶地以更高的功率发射着狗狗射线,执拗地让彼此的眼睛倒映出对方的身影。

 

啧……该死的大脚怪仙子,你真的没发现你几分钟前已经把我们要到的那些糖全给吃了么?!

 

转了转眼睛,Jensen微笑着冲Jared勾了勾手指,“想要Treat?来先闭上眼睛。”

 

大脚怪仙子的眼睛瞬间亮了,立马凑了过去,向上摊着两只大爪子,听话地闭上双眼。

 

听到Jensen走开的声响,Jared忍住想要睁眼一看究竟的欲望,耐心等着,直到一个柔软棉布的质感落进了他的掌心。

 

“好了!现在好好享受我给你的Treat!”

 

“Jen?”Jared死死地盯着家里的那块洗碗布,仿佛再看一会这布里就能长出花来似的。

 

“恩好好享受为人民服务的这一刻!今晚的碗碟就交给你了!”

 

“Jen……”湿漉漉的狗狗眼更加委屈地看过来,如泣如诉地控诉着“你冷酷你无情你欺压狗狗你不给糖吃”真是见者动容听者疼惜。

 

只可惜Jensen此时已经掌握了完美闪避的技巧——竖起一张报纸彻底地阻隔了Jared的视线。

 

哼,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Jared沮丧地意识到这次狗狗眼也不起作用了,终于认命地系上围裙,挽起袖子起身到厨房消灭堆积在洗碗池的碗碟们。

 

“Trick or treat?”

 

当Jared把最后一个碗洗好倒扣在沥水架上,一只猫爪搭上了Jared的肩膀,像生怕Jared听不到一般,Jensen踮着脚,凑到Jared的耳边问道。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廓,悦耳磁性的嗓音一下子钻入毫无防备的耳朵。

 

“呃……Jen你,你等,等我一下!”……没有想到Jensen会反过来向自己要糖,Jared慌慌张张地扔下手套,猛地转身,围裙也来不及脱地奔向大厅的桌子。他不知道自己的局促是因为急着给Jensen找糖还是不想让Jensen发觉自己那一瞬间快得要破吉尼斯纪录的心跳。

 

Jared急急忙忙低下头,做出我很忙我真的很忙的状态,一边懊恼自己之前野兽派的“赶尽杀绝”,一边仍然努力地想从一堆糖纸里找出几位“幸存者”。

 

可是某喵显然已经失去了耐性,亮出了锋利的爪子,“看来你是选择trick啦,芭比girl~”清亮的声线欢快地跃入Jared耳中。

 

Jared正想有所反应,就被猛地卸载了语言功能——谁的嘴被那样一双水果软糖般的丰满双唇贴着还能顾得上说话呢?!

 

“Trick!”

 

彼此双唇的碰触,对Jared来说仿佛只有一秒,又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等到大脑正常运作,Jared才注意到刚才实施恶作剧的主犯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也许在旁人看来Jensen和平时并没有太大不同,但是Jared就是能感受到Jensen努力摆出的揶揄表情下的那抹紧张和羞涩,像等待着法官宣布最终判决的被告,更像忐忑不安等待着被领养被投喂的小松鼠。

 

Wow, 他甚至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Hey,你知道这可是万圣节……”

 

也许是Jared发了太久的呆, Jensen眼里的那缕光慢慢暗了下去,他微微垂下眼帘,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样有些慌乱地解释着。

 

“You know what, for me, that's a treat.”

 

还在努力消化刚才那句话的Jensen,猝不及防地被牢牢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紧密贴合的胸膛就这样交换着彼此加速的心跳声。

 

这可真是太娘了……

 

Jensen犹豫了一下,用力地回抱住对方,微微抬起下巴靠上对方的肩膀,某人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耳旁响起,“If you wish, you can do that trick forever.”

 

Jensen觉得有一股热流冲上自己的眼眶,“笨蛋……你当每天都是万圣节么?”说着忍不住把脸埋进了对方的胸口,蹭了蹭对方的肩窝。

 

哼,自己之所以不松手,只是因为现在自己的脸太烫了罢了,都怪这家伙把自己的脸捂得那么热。

 

好吧或者一直抱下去也不错……


-Fin-

评论
热度(16)

© 2B222.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