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圣水人体盛之后的人血春药(?) 普雷 (一发完)

群主 @叫我S君_  生日快乐!抱歉压线给你送生贺礼……虽然乃年纪不大,但是真的是大家的贴心小棉袄,相当的可爱靠谱。=3=

最近真的太忙了……(窝才不说是不会写文卡得要死要活呢……_(:з)∠)_本来想码傻白甜然而……实在码不下去……这篇的画风也无比诡异……[笑cry] 求不嫌弃

恩……这篇渣渣就算是窝和我日给乃的红娘费吧XDDD(喂


前篇←在此


圣水人体盛之后的人血春药(?) 普雷

 

CP:Soulless! Sam/Demon! Dean

Rating: NC 17 (还是群主不能看的rating……

Warning: OOC/雷/狗血/生理常识无

Summary: Dean意识到与其把Sam的灵魂拱手让人,不如自己先下手为强……

 

Dean觉得自己像浮在水中的一片落叶,随着水流轻轻晃动着,周围静得出奇,原来耳边血印带来的永不停息的哀嚎惨叫此刻也销声匿迹,不需要呼吸,不需要思考,没有血腥杀戮,没有喜怒哀乐,只有纯然的安静,仿佛凝固在琥珀中的一只小小的蚂蚁,时不时有粼粼的波光照在他的眼睑上。就在Dean以为这样的状态会永远持续下去的时候,温柔包裹自己的水猛地被抽尽,将他狠狠地砸向地面。忽然袭来的失重感让Dean一下睁开了眼睛,大口地喘着气。

 

“Morning,squirrel~”啧,又是这呱噪的苏格兰腔。Dean忍不住想要翻个白眼,歪了歪头,瞥了一眼站在困魔圈外的黑衣霍比特Crowley。

 

“Sam呢?”Dean像猫一样,慵懒地转了转手腕,伸展了一下依旧被绑住的四肢不经意地问道,只是在看到自己手腕上仔细包裹着的纱布时微微顿了顿。

 

“oh,不知道你问的是哪一个呢?”Crowley悠哉地绕着困魔圈踱步,“准确地说一半的他正在准备剩下的施咒材料,至于另外一半嘛……”Crowley抬了抬下巴示意Dean去看床尾的方向。

 

Dean努力支起身体往那边看去,在看清桌子上摆着的东西时,Dean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翠绿的眼睛转向一边的Crowley,“你说这是Sam的……”

“Soul.”Crowley迷恋地看着盛放在玻璃瓶里那团跳动着的明亮的淡蓝色的光挑了挑眉。”人类的灵魂真是漂亮不是么?”

 

“Sam的灵魂怎么会在这里!”Dean有些激动地想要坐起来,但是又被困魔手铐拽了回去,后背重重地撞上床板。

 

“Well,这就要从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咒语说起,让我们看看让一个恶魔转化成人类需要些什么……哦,金桔子tick,死去婴儿的手骨tick, 恩,新鲜的人类灵魂……”煞有介事地念着厕纸一样长度的材料单的Crowley在读到这一条时,特意抬头看了看Dean,接着勾起嘴角,“tick.”

 

“不……”Dean摇着头,大叫出声,挣扎着从噩梦中惊醒。

 

依旧是阴暗的地下室,没有恼人的Crowley,也没有那让他心烦意乱的瓶子,只有通风扇叶嗡嗡响着枯燥平板的调子,映着透入的光线,在Dean的脸上一遍遍地描下斑驳旋转的影子。Dean一边平复着自己过快的心跳,一边有些恍惚地望着头顶的扇叶出神,自从成为恶魔之后,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样沉,也再没有做过任何的梦--恶魔不需要睡眠,而血印也不允许宿主有片刻的安静。

 

切,自己在梦里为什么要那么激动,不过就是个无稽荒谬的梦罢了……而且Sam怎么样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等等现在不会又是该死的另一个梦吧,一边想着,Dean一边猛地扯了扯被拷着的左手,感受到手铐割进手腕的疼痛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但不知为何在看到手腕上和梦里包裹的一模一样的绷带时,心又猛地一紧。

 

U R my brother. There is nothing Iwon’t do for you.

 

 

该死的……

 

 

 

Sam刚来到地下室,就发现今天的Dean有些怪怪的——从他一进门Dean就一言不发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即使背对着他,也很难忽略背后那灼人的视线。该不会是那个咒语有什么问题吧?

 

当Sam正想要转身试试昨天的那个圣水魔法阵是不是把Dean弄傻或者弄哑了,就听见床上那让人不省心的恶魔问了一句,“hey, dude,你知道我是个恶魔吧?”

 

“Oh, yes, since I’m not agoldfish. Why?”(注1)

 

“不想和我做个交易什么的么?”Dean舔了舔下唇有些期待又仿佛有些忐忑地看着Sam。

 

“wow,我不知道地狱骑士也有每月的业务量?”

 

“你就没有什么想得到的东西么?”Dean转了转眼睛试着回忆自己见过的十字路口业务员们的口吻,“只要和我交易你就能得到所有你想要的。”

 

“所有的都可以么?”Sam忽然很想逗逗眼前这有着松鼠一样晶亮眼神的恶魔——他有一瞬间真的觉得过去的那个Dean回来了,Dean发现Sam有兴趣,忙不迭地点头。


“所以代价是什么?我的灵魂?”


 “不舍得?”Dean挑衅地看着Sam舔了舔下唇。

 

与其你将来拿来你的灵魂做什么该死的咒语材料,不如……

 

“你知道我是没有灵魂的那个吧?”Sam自嘲地笑笑,走到床边,俯下身子直直看着Dean,“不过如果条件足够诱人的话”,Sam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想另外一个我也会愿意完成这笔交易的。” 

 

“说出你的愿望。”开始进入业务员角色的Dean切换到了黑眼模式,跃跃欲试地想要认真完成第一笔自己争取来的交易——还有什么是现在的我给不了的?

 

“我要Dean Winchester在Sam winchester有生之年,只做他一个人的bitch.”

 

不再离开我!无论是Sam Winchester的身体还是灵魂,都在默默地叫嚣着。

 

“Deal!你这娘唧唧的大家伙!”Dean不耐烦地支起身体,狠狠地吻上Sam的唇。

 

一开始只是泄愤一般的粗暴碰触逐渐被火热的追逐和吮吸所取代,Sam一遍遍地啃咬着Dean淡粉色的丰满唇瓣,坏心眼地把Dean的双唇染成了娇艳的嫣红,忍不住把手指插进Dean暗金色的短发之中,更加用力地将Dean按向自己。两人的舌头互相纠缠着,交换着彼此的津液,犹如一场拉力赛,谁都不肯退让半分,只一味地攻城略地一往无前,想要将对方吞吃入腹一般。两人都直勾勾地望着对方,像在确认着什么,或是担心一闭上眼睛,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不见一样,直到缺氧和欲望让彼此相似的绿色的眼睛中慢慢浮起一层水汽,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牵出一丝糜乱的银线。

 

“放开我。”Dean看了眼Sam胯间隐隐支起的帐篷,抬头暧昧地冲Sam眨了眨眼睛。

 

“Not now.”

 

“U control freak!” 看到Sam又转身开始倒腾桌上的瓶瓶罐罐,Dean忍不住翻了一个生无可恋的白眼,不,黑眼,“他妈的你又要干什么,是打算用试管制作一支恶魔专用KY还是TT么?”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笑?”Sam 转过身认真好学地看着Dean问道。

 

“哈,很好你现在会说笑话了。”

 

“今天我们来试试这个。”Sam走到床边扬了扬手里装着人血的试管。

 

“Oh, come on.”这混蛋还没放弃让他变回那个Dean的念头么?“你觉得对Crowley的那套能对地狱骑士有效果?”

 

不顾Dean的挣扎,Sam利索地把针头送入Dean的颈侧。

 

“Fuck U!!”

 

随着血液一点点被注入到身体里,净化过的血液和体内的恶魔血彼此攻击着争夺着主动权,Dean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烫,血液的流速快得惊人,摩擦着血管仿佛瞬间就要被蒸发化成水汽破体而出,心跳的声音被无限放大,和上次那被圣水腐蚀掉血肉的剧烈痛楚不同, 这难耐的热度让Dean有种飘飘然的恍惚感,像是被关在80度的桑拿房里,又像走在一大团炙热的棉花糖之中,空气仿佛都凝结成块,无法吸入肺里,逼人的炽热仿佛要融化掉四肢,却又没有一点真实感。

 

猛然袭来的眩晕和失重感让Dean有种自己喝了几百杯深水炸弹的错觉。这股热度不仅冲向头顶,灼烤着Dean的思维,也慢慢涌向四肢百骸,Dean开始难耐地扭动着自己的胯部,想要摆脱这恼人的热,想要找到一点自己存在的实感,重新得回自己意识的掌控权。汗水随着即将沸腾的血液不断地流出。赤裸的白皙皮肤也开始逐渐染上了一层诱人的玫瑰色。

 

Dean感觉到有什么温暖湿润的触感为他带走脸颊上的汗水,但是却朦朦胧胧地看不清眼前的一切,视野像被雨水打湿的玻璃模糊一片,只能喘息着失神地睁大没有焦距的眼睛。


后面的和谐部分请走:

BMV: 

http://wincestj2.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49&extra=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16934

评论(6)
热度(40)

© 2B222.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