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当一点五米遇到恶魔丁(一发完)

送二舅 @九思 ,恭喜答辩pass!普通话顺利!

 抱歉迟到了……QWQ (第一次送乃那啥要慎重,于是窝有找了两遍虫QWQ希望没有问题了……

很渣……但窝真的尽力了……QWQ(这已经是窝写的最长的一篇那啥了!_(:з)∠)_

这是B餐——A餐窝真的……准备弃了……昨晚看了太多美味的肉让窝真心自惭形秽了,等窝修仙成功(shenmegui)窝再补完A餐……QWQ

CP:Souless! Sam/ Demon! Dean

Rating: NC 17

Warning:  SM/ OOC/少量狗血 

[SD]当一点五米遇到恶魔丁(一发完)
——爱死爱慕版的圣水人体盛 B餐


“哼,如果不是你,他不可能抓得住我!”Dean恨恨地叫着,一边不甘心地挣了挣束缚自己双手双脚的带着恶魔陷阱刻痕的手铐。“明明地上已经有恶魔陷阱了,还用手铐把我锁在床上?”Dean转了转眼睛,望向站在不远处的Sam,暧昧地舔了舔下唇,“哦,或者Little monster,你想对你哥哥做点什么?”

Sam走近床边,勾起嘴角,眼里却没有半分笑意。他一直不太懂得人的情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该哭,对物质对人也都不执著,永远的实用主义效率至上,但是不知为何每次面对Dean,都能让他觉得自己更接近“人”一些。他曾经想试着假扮那个Jello(注1)的自己,只为了留在这个人的身边,但是现在这个人也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他了。

“Guess what, U R a monster too. Well, someone just won a copy of the home game.(注2) what kind of prize do you want?” Sam边说边俯下身子,把手里的猎魔刀抵在Dean的枣红色衬衫上,沿着胸膛的轮廓往下轻轻滑动。

“It depends on what you can offer~”Dean眨了眨眼,秒切黑眼模式,挑衅地歪了歪头,扯开一抹笑。

“U will see” 锋利的刀尖开始一点一点地划开布料。

“嘶。”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刀从腹部划到胸口时,Sam一个用力在Dean的左胸上留下了一条细长的红线,有几滴血珠从伤口渗了出来。Dean 不爽地皱了皱眉,“Hey!”
Sam挑了挑眉毛,看着Dean, 把染上浅浅红色的刀锋凑到嘴边舔了舔,然后凑近Dean的耳边,“怎么不想要接下来的奖品了么?”磁性的嗓音随着潮热的气息拂过Dean的耳廓,让Dean的心一起痒了起来。

满怀期待地等着Sam去拿奖品的Dean,在看到Sam转身拿过来的“奖品”时,却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R U kidding me?!”

Sam并不回答,只是挑了挑眉毛,露出了一个掠食者般的笑容,猛地扯开了Dean已经被割的四分五裂的上衣。目光在刚才划出伤口的位置稍稍停留了一下,就立刻移开视线——伤口已经愈合的看不出一点痕迹了。

“你知道每次我看着啤酒沾湿你胸口衣服的时候,有多想用嘴帮你弄干净么。”边说Sam边拧开了瓶盖,“而现在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不等说话,圣水就倾泻而下。

“USOB!!!!啊!”Dean的怒吼刚脱口而出,就立马转化成了痛苦的嘶吼。圣水趟过Dean的胸膛腹部,再一点一点沿着两侧的肋骨和腰部滑下。明明身体上看不出任何的伤口,Dean却觉得有无数块烧红的烙铁在自己的皮肤上熨烫着,整个人仿佛浸泡在沸水之中,每一丝肌肉都在痉挛着,迫不及待地将这痛传递到四肢百骸,每一处的痛又最终汇聚在一起猛地冲向大脑,就好像暴雨倾袭带下的泥土和巨石,带着冲毁一切的力度,一遍遍地撞击着Dean的神经。冷汗附着在赤裸的皮肤上,Dean咬牙忍耐着,喘着气,想要熬过这一波的痛感。

原来就粉嫩的眼睑如今颜色更深,瞳孔早已变得全黑,但依旧被眼角的水色衬的异常脆弱。更可气的是有些圣水仿佛舍不得离开,顽固地停留在胸膛和腹部的肌肉纹理之中,持续灼烧着他的灵魂,还有些浸湿了裤头的布料摩擦着他的胯部和下腹,让他忍不住微微战栗着,丝丝缕缕未干的水渍,仿佛无数条锐利的荆棘拥抱着他的神经末梢,时而缠紧时而微松。

而Sam那个混蛋依旧没有停止缓慢倾倒圣水的动作,只是按住Dean因为疼痛而扭动的身体,继续默默地注视着这样的Dean,俨然一位严谨的希腊雕塑大师专注地完成着自己此生最伟大的作品。

“你他妈的就是个怪物是个BT!”Dean挣扎着用嘶哑的声音骂道。

直到足够多的圣水积聚在Dean的胸膛和腹部,Sam这才停下了动作,专注地看着晶莹的液体随着Dean呼吸起伏和战栗而微微的滑动,时不时激起小小的水纹,衬着晃动的水纹下的柔韧身体仿佛泛着一圈的柔光,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Dean已经稍稍地适应了这样的疼痛,自嘲地想着如果有忍耐疼痛吉尼斯纪录的话,说不定自己能创造一个新纪录呢……在忍耐痛楚方面,Winchesters确实有着足够傲人的资本。能够适应并不意味着痛就会消失,灵魂被灼烧的感觉依旧一刻不停地折磨着他,像是顷刻就能把他彻底烧成灰,但是下一秒只有更剧烈的痛等着自己。就像你觉得生活已经不能更操蛋了,它却永远都能往更操蛋的方向发展,而你却始终无力阻止。汗水已经彻底地浸湿了他暗金色的头发,一滴一滴地沿着光洁的额头滑落在床单上。

此时Sam俯下身子,用手轻轻地剥开贴在Dean额头上的一缕头发,变成恶魔以后,也许是一直放纵地玩乐杀人,没有再注意维持自己的发型,Dean的头发也比之前要长了一些。用舌头卷去Dean额头上的汗水,舔过Dean脸上的小雀斑,两个人贴的那么近,相似的绿眼睛就这样印着对方的。Dean不知道这个Sam又在发什么疯,要逼供也请给他个痛快好么。如果不是这个Sam,Dean相信他原来那个娘唧唧的Sammy girl应该是无法顺利捕获自己的——倒不是说Sammy的技术比这个要差,毕竟身体是一样的,只是Dean知道因为灵魂情感的存在,让Sammy始终舍不得对即使已经变成了黑眼睛婊子的自己痛下狠手。哼,无聊的情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Sam会忽然跑出来,原来的Sam怎么了,虽然他在见面的第三秒就知道这不是那个Sam。但是这又他妈的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已经是个恶魔了好么!!

“我会帮你弄干净身上所有的污渍。”在Dean走神的片刻,隐隐约约听到Sam说了一句话,声音很低,Dean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快痛成浆糊的脑子的幻听。


下面不可言说的部分请走👇

SY:

http://www.movietv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7841&page=1&extra=#pid3323865

BMV:

http://wincestj2.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451&extra=

AO3: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317078

附上一只小三米 ↓

评论(13)
热度(26)

© 2B222.2 | Powered by LOFTER